文档

七月,去德令哈看海子三篇

发布时间:2020-05-08   来源:热点资讯
字号:

【www.dyhzdl.cn--热点资讯】

  德令哈市,格尔木西路桥西北,巴音河西岸,从南向北到巴音河大桥,依次有海子诗歌碑林、海子诗歌陈列馆、海西州图书馆、民族文化活动中心、海西饭店。第一文档网为大家带来的七月,去德令哈看海子三篇,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七月,去德令哈看海子1

  7月29日,从西宁到德令哈用了9个多小时。那辆颠簸在柴达木盆地腹地的客车上,坐着谢冕、叶延滨、吴思敬、商震、张清华、何言宏、潇潇、黄梵、卧夫、谭五昌等到德令哈去参加2012·青海德令哈首届海子青年诗歌节的诗人和诗歌评论家,车上还坐着已故诗人海子的弟弟查训成和海子辞世后才出生的侄子查锐。1988年,海子途经德令哈,写下《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通往西宁的高速路尚未完全通车,一路颠簸两个多小时才走出100多公里,而到德令哈将近500公里。进入柴达木盆地,两边都是荒凉的戈壁,真是令人绝望,可以想象海子当年到那边时的心情。

  我们到德令哈时,也许和海子当年到达时的天气一样,正下着雨。但令人吃惊的是整座城市竟然一片碧绿,一点都不让人感到荒凉,可谓戈壁绿洲。或许因四面几百公里都是戈壁,或许因诗人当年比戈壁更加荒凉的内心,海子在诗中称德令哈是“一座荒凉的城”。当天晚饭正好和查训成、查锐坐在同一饭桌。查锐说伯父的死对自己最大的影响就是让他见到了各式各样的人。比如有些人到他们家比较虔诚;有些人则会说一些不认同海子诗歌的话。还有一个人,在海子刚刚自杀不久,在他们家住了一个多月。除了把海子的遗书拿走外,其藏书也被寄走至少100本之上。虽然当时打了借条,但至今此人的音信全无。多年来,一直沿着海子当年的脚步,用镜头记录海子生命轨迹的诗人卧夫说,现在海子家里连一封遗书原件都没有留下,被人以各种理由拿走了,只剩下一封遗书的复印件(转载于 :Www.dyhzdL.cn : 七月,去德令哈看海子三篇)。现在安徽师范大学读大二经济专业的查锐说,上高中时自己写过诗,之后就不再写诗了。今年暑假,他就读的那所大学中文系的同学到海子家里体验生活时,才知道查锐是海子的侄子,称他“隐藏得够深”。查锐说自己没有刻意,知道也就知道了。这个思路清晰的小伙子,没有因为海子而疯狂地爱上诗歌,说明他有着自己的思考和理性。他身上有一种来自青春和乡间的朴实诗意,这一点大概和当年的海子有些相像,尽管查锐和当年的海子长得一点也不像。

  深夜四面一片寂静,偌大而空荡荡的宾馆大厅没有一点声音。大厅里偶尔的细微声音,会让人想到海子当年是怎样在那样一座城市产生诗意,仿佛穿越时空能够看到一个在空荡荡的城市大厅写诗的瘦小身影。当年和海子深夜相伴的只有一座荒凉而空空荡荡的戈壁之上的令人绝望的城和赖以为命的诗歌。而那一刻,海子似乎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7月30日上午,我们来到德令哈巴音河畔的海子诗歌陈列馆与巴音河之间的小广场上时,巴音河畔已经聚集了几百人。天空飘着零星细雨,或许这样的天气更适于怀念诗人,或许24年前海子在德令哈遭遇的是同样的天气。在诗歌节仪式上,著名诗歌评论家谢冕说,20多年前,一位诗人来到距离北京很遥远的一座城市,为那座城市、自己和心中的姐姐写了一首诗。因为遥远,那座城市显得有些陌生,但那座多情的城市记住了诗人。在诗人去世20多年后,以他的名誉举办诗歌节,让大家以诗歌的名誉怀念诗人。他以诗歌名誉感谢这座城市。谢冕说当他在潇潇雨中抄写海子的“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这是一座雨中的荒凉的城”等诗句时,觉得20多年前其实城市未必荒凉,荒凉的只是诗人的内心。20多年之后对诗人的怀念,会让我们记住青海,记住德令哈这座多情多义的城市。

  一直为中国诗歌和青海文化发展殚精竭虑的著名诗人吉狄马加,作为该活动的倡议者之一,作为诗人的同行,对诗歌和诗人有着更加深刻而普遍意义的理解和解读。他表示大家从四面八方赶去所纪念的诗人,是诗歌阵营里一位勇敢的战士,因为他始终站在诗歌的前沿创造着人类的精神生活。虽然他已经离开我们20多年了,但在诗歌队伍里实际上他却从未离开,因为他的作品已经成为中国当代诗歌生活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今天我们在这个地方聚会,我想很重要的一点,是使我们再一次认识到诗人存在的价值和诗歌的力量。海子曾经过德令哈,在这里留下不朽的诗篇《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无论从时间还是空间而言,这首诗都与这座城市发生了最隐秘的生命联系。我想这种联系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说,都是久远的”,吉狄马加从诗歌的意义上,对主办该纪念活动的海西州委、州政府和德令哈市委、市政府,以及德令哈人民和诗歌界的朋友表示感谢的同时,认为海子诗歌如同其生命一样,已经与德令哈这片多情而神奇的土地紧密联系在了一起。他希望海子青年诗歌节像青海湖国际诗歌节一样,一届一届举办下去,以促进中国当代诗歌的繁荣发展。

  或许由于现场的感动,雨下得有些大了。人们开始穿上会务事先准备好的墨绿色和天蓝色雨衣——也许没有比这更恰当的纪念方式了,人们的心情和纪念场景以及天空所投射的面孔如此一致,让人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灵魂活在现实中的,而雨中的纪念使诗歌、诗人和那座城市变得更加珍贵。海子曾在一个陌生而遥远的城市感到两手空空,而“两手空空”的城市,多年后对远方和诗人的纪念,却铸就了一座戈壁金色之城的诗意属性。在随后举办的海子诗歌吟诵比赛接近尾声时,雨渐渐歇了,人们的心情如释重负,慢慢开始放松。来到这座城市的人们看到,德令哈不仅学会了吟诵海子的诗歌,几个参赛者还吟诵了德令哈本土诗人纪念海子的诗歌,让人不由想到海子的“春天,十个海子全都复活”的著名诗句。随着天气变好,人们或者进入海子诗歌陈列馆,试图进入诗人的精神世界;或者在雕刻着海子头像和那首在德令哈写下的著名诗歌的昆仑玉前驻足留念。

  一首诗使人们见证了诗歌在现实世界中的不朽和把一座戈壁之城点石成金的力量;一首诗使一座城市和戈壁成为传说。那些摆放在玻璃柜子里的诗集像灵魂不同的姿势,以不同的面孔打量着蜂拥而至的热爱或喜爱诗歌的人们。诗歌的力量使现实显得有些虚幻。在一个日渐远离诗歌的物质主义时代,在海拔3000米之上的高原,纯粹的诗歌和对诗人、诗歌的纪念显得仿佛与世俗世界无关,使一座城市超越了世俗的身份。德令哈就这样被历史和诗歌记住了,成了一座幸运之城,但不能忘记的是这种幸运却是由诗人饮泪泣血的孤独和鲜活的生命组成。诗人的深情让戈壁开出花朵,使历史定格在诗人的驿站,而诗人的饥寒交迫却使这个世界富有,德令哈就这样被铭刻了。德令哈,在柴达木盆地的腹地,像一朵被点燃的火红鲜花,在茫茫戈壁上盛开诗意和生命之花。

  在德令哈海子诗歌陈列馆里徜徉,我不由想起了几乎在同一海拔的另一位已逝诗人昌耀在青海湟源丹噶尔古城的昌耀诗歌馆。它们构成了青藏高原双峰对峙的精神高地。它们共同构建了人类诗歌精神的高度和纯度。这里,不得不再一次提到倡议建造两座诗人纪念馆的著名诗人吉狄马加,这位从西南彝族来到青藏高原的诗人,马不停蹄地在地理高原上打造精神高原,以一个诗人的高度和纯粹与这座高原的灵魂对话。在创办青海湖国际诗歌节的诗歌理想主义情结中,将两位达到人类亘古精神高度的诗人的灵魂放置到该放置的位置——他们以诗人的身份及其责任感改变了精神高原的属性。而在德令哈几乎与首届海子青年诗歌节同时举行的“2012中国(青海)世界山地纪录片节”,则被视为吉狄马加作为诗人的另一种精神呈现方式,他以影像的方式完成诗人与高原的精神高贵对视。

  遇到诗人是德令哈这座戈壁之城的幸运,而幸运的还有被本土诗人的反复讴歌、戈壁深处的青海《花儿》、各色的蒙古长调、载歌载舞的健壮、诗意身姿和德令哈斯琴夫父子诗人交相呼应的深情吟唱……一切都和世界各地来到德令哈的人们一道纪念和见证这道人类精神的风景。“我把石头还给石头”,以同样的方式把诗歌还给人群,德令哈成为戈壁中一座盛开着盎然诗意的城。但诗人往往以摧毁自己的方式为这个世界呈现生命色彩。其实,诗意值得我们以同样的方式珍惜,但我们往往视生命与诗意为粪土,所以在德令哈的诗意世界里,让人觉得仿佛置身于世界之外——这种恍若隔世的反方向痛苦最终也许会带我们走出世俗的迷宫。因为,我们深陷其中已经很久了。

  当天下午,谢冕、叶延滨、吴思敬、张清华、潇潇、燎原等著名诗人和诗歌评论家以及青海省及德令哈本土诗人在著名诗歌评论家吴思敬主持下举行海子青年诗歌节诗歌研讨会,该研讨会可谓全面而圆满。研讨会行将结束时,来自乡村的海子侄子查锐以自己的家乡感受和锐气来解读从未谋面的伯父的诗歌意象,并说出一段与他实际年龄和经历并不相符的话(转 载于:www.dYhzDl.cn : 七月,去德令哈看海子三篇)。他说两天来他被一些人问到自己是否会写诗时,他敷衍说自己会感到压力,而真正他想说的是,因伯父的诗歌生命,他不得不忍住对诗歌的几乎所有发言甚至放弃写诗的权利。因睿智、朴素和有思想力度的发言,查锐被著名评论家吴思敬称“查门有后”。当时,我迅速在一张纸上记下:“询问诗人的亲人是否写诗,是一种残酷或粗暴!”

  诗歌、戈壁、草原融为一体的德令哈,尽管曾被诗人视为一座荒凉得抓不住一颗泪滴的城,尽管人类曾经因残酷的势利与世俗杀死诗人,我们却分明在高原看到诗人慰藉的眼睛,让我们善待那些在现实中挣扎着的诗人们!或许此刻,他们正在现实中的某一个角落写着“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之类绝望的诗句。或许此刻,悲怆正穿透人类脆弱的心脏!或许正是在此意义上,吉狄马加在《致海子》中让我们珍惜现实中的每一个“神话”:

  一个时间被切开的夜晚

  你曾写下天空的星群

  并在语言与词语之间

  寻找生命存在下去的理由

  你从来就不是一个神话

  因为桃花、炊烟、大海、土地

  就是你全部诗歌中永恒的元素

  兄弟,在德令哈

  那一夜你只为一个人而思念

  但今天你的诗却属于人类!

  七月,去德令哈看海子2

  今年,终于辞职后,去了德令哈。

  巴音河畔,是海子诗园。他的诗和他自己都被刻在石头上,我想他应该会喜欢。西藏是一块孤独的石头坐满整个天空,德令哈是九个海子坐在石头上。

  写了一首诗,纪念海子也纪念自己痴迷海子的岁月。

  《海子坐在石头上》太阳割断了黑夜的脖子鲜血洒满石头牛羊和人们出现在草原海子坐在石头上歌唱 金黄的银杏树叶是他最后的鲜花风从树上把它刻在巴音河的心脏写满诗篇流淌到海西的远方 高原的阳光是利剑刺瞎人们的眼睛要靠耳朵听海子的歌唱 海子坐在石头上我和巴音河亲吻作别巴音河要去草原,我要去藏地海子依旧坐在石头上

  七月,去德令哈看海子3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让我们记住了诗人海子!而在青海省德令哈市,一个我旅途中的小小中转站,一个没有任何期待的城市,却带给我意外的感动和收获!而这也是我所喜欢的旅行,有时候喜欢“没啥好看”的地方,是因为没有预设,无所用心地使用那时光,让人觉得富足。相比而言,人皆称赞的地点,有着被验证过的美景,像一篇主题明确的文章,还未谋面种种喜悦已在那里如期守候,自然也就少了些惊喜!德令哈和海子的故事,就是此行中的零预设,但无论是城市还是海子都在我的心中留下深深的烙印。

  “一首诗天堂花开,一个人尘世结缘。”在海子诗歌陈列馆门框上的对联,是诗人吉狄马加写的。

  1988年青年诗人海子在青海旅行时经过德令哈,并写下诗篇《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从而与这座城市结下缘分。2012年海子诗歌陈列馆在德令哈市开馆,海子遗物、手稿、诗集,图片,影像资料等,都在纪念馆馆藏。这座拥有青瓦与雕梁的徽派建筑讲述着海子与高原小镇德令哈的情缘与过往。

  陈列馆清净,优雅,让你一进去就深深的喜欢上!

  昏暗的灯光,轻柔的音乐,翻看着他的一首首诗,某些词语中所描写的意境似乎只有到了这个地方才会有深刻的体会,才能感受到海子诗中的美好与孤独。

【七月,去德令哈看海子三篇】相关文章:

1、夏天旅游作文大全_大理旅游作文大全

2、去云南旅游必备物品清单|去云南旅游必备物品

3、【南京旅游攻略二日游】南京旅游攻略

4、[朋友圈旅游心情短语]小聚朋友圈心情短语

5、旅游说说心情经典短语|经典心情说说大全 经典心情说说大全2017最新版的

6、旅游说说心情经典短语_短语说说 短语说说大全

7、qq企鹅头像|企鹅卡通头像旅游

8、新荣区旅游|大同市新荣区住房公积金查询

9、五大连池旅游功略_五大连池养鱼

10、【九疑山旅游风景区】九疑山兔 九疑山月月兔

11、【乌兰察布旅游】乌兰察布张建和

本文来源:https://www.dyhzdl.cn/zixun/145603.html

《七月,去德令哈看海子三篇.doc》
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推荐度:
点击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

推荐阅读

2022年民政局离婚协议书3篇

2022年民政局离婚协议书3篇

  协议书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协议书是指社会集团或个人处理各种社会关系、事务时常用的契约类文书,包括合同、议定书、条约、公约、
2022-03-04
劝离婚的人和好的句子

劝离婚的人和好的句子

   离婚(divorce)是指夫妻双方通过协议或诉讼的方式解除婚姻关系,终止夫妻间权利和义务的法律行为。第一文档网今天为大家精心准备了
2022-03-03
2021的春节可以回家吗

2021的春节可以回家吗

  春节(SpringFestival),即中国农历新年,俗称新春、新岁、岁旦等,口头上又称过年、过大年。第一文档网今天为大家精心准备了2021的春
2021-12-15
2021国庆新闻

2021国庆新闻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节又称十一、国庆节、国庆日、中国国庆节、国庆黄金周。第一文档网今天为大家精心准备了2021国庆新闻,希望对大家有
2021-11-09
餐饮五星好评回复语

餐饮五星好评回复语

  餐饮业(catering)是通过即时加工制作、商业销售和服务性劳动于一体,向消费者专门提供各种酒水、食品,消费场所和设施的食品生产经营
2021-09-09
网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Copyright © 锦上文档网 京ICP备10105803号